澳门美高梅官网

飘花电影网

2017-08-09 00:00

字体:标准

就像那座寒冷彻骨的海边小镇曼彻斯特一样,整个影片的基调也是寒冷的。记得影片开头Lee铲雪的片段,铲开一层还是一层,厚厚的雪已经蒙住了地面的一切生机,也蒙住了他心里的生机。

一开始,Lee的寡言和易怒令人难以理解,他所表现出来的孤僻和堕落,让我误以为这是一部有关普通蓝领无法融入周围社会环境的电影。但随着叙事不断深入,Lee的遭遇渐渐浮出水面,我才发现它的关注点更多的在于主人公细微的内心世界,是心灵的自我救赎。

Lee的愤怒,矛头指向的其实是自己。他永远也无法原谅自己的过失,更何况那不是一次单纯的失误,而是自己长期放纵累积下的祸端。他想要一个了断,生活却只给了他一个残片。因而当他听到警官对他说“过失不是大罪,你不用因此受到惩罚”时,他崩溃了。他想要的终结并未到来,可他的心已经走到了尽头。世上哪里有人能承受这样的痛呢?——因吸毒酗酒而导致家里失火,妻离子亡。自我厌弃与孤独,绝望,全都压在了这个本就有些玩世不恭的人身上,瞬间封闭了他与世界的一切接口。

回到曼彻斯特的每一刻都是一种煎熬,往昔的片段如海边彻骨的寒风无法抵挡,一次次钻到他失去跳动的心中。这个镇子这样狭小,小到他无处藏身。熟人的议论把他包裹了起来,也勾动着他一遍遍的自责。内心与前妻的重逢是他感情的一次小爆发,他拒绝和前妻的午饭,拒绝相信还会有好转,也许他根本不想要好转。他不愿意讨论从前的事,他宁可困在那里而不想得到拯救,他以此惩罚自己,也以此试图回避伤痛。

然而,我不认为这部影片所要表达的就是一种无可挽回的绝望。被积雪覆盖的曼彻斯特终究会迎来春天,墓地的冻土终究会软化,也许到那一天,Lee的阴影也能够下葬,成为过去?诚然,有些痛苦也许永远不可能过去,Lee最终还是离开了曼彻斯顿,他对侄子说“I can't beat it.”但我还是看到了他一点一点拾起了生活,他愿意为了侄子和女朋友而接受对方家长的邀请,他想办法让侄子不必离开曼彻斯顿,他卖掉了猎枪给侄子买了新motor。当船再次航行在海上时,他终于笑了,仿佛回到了往昔三人在海上钓鱼的时光。如果春天真的会来临,那么这一定是融化冰雪的第一缕阳光。

哥哥的安排是用心良苦的,他知道逃避无法让弟弟走出来。他必须要直面过去,哪怕只是很缓慢的迈出一点点也聊胜于无。直面不意味着放下,不意味着释怀——比方说他的前妻,她直面了,有了新的人生,但她同样也说:“痛苦永远不可能过去。”——直面只是给了自己一个主动生活的理由,而不是做一个被生活拖着的行尸走肉。在这个过程中,侄子充满生机的生活,他的爱,也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让他嗅到了生活的气息。

美国电影从肖申克的救赎到Lee的放弃救赎,从前那种充满希望与自信的American dream似乎正在被新时期下的困顿感取代。Andy那样的dreamer越来越少见了,多的是像马男那样的loser。到了Lee这里,则更近乎于一种内省,不再是与外界环境的较量,而是自己与自己的斗争。这更艰难,也更真实。Andy可以存有希望,因为他没罪,他有能力有才华,他对自我的坚定让他不放弃相信人生。而要Lee这样的人相信人生则难得多,因为他把自己否定了。Lee像是一个放大镜,把我们普通人对过错的悔恨,对自我的否定,对生活的放弃都放大到了极端,因而才会使我们在看到这部影片时感到生活轨迹的共振。这也许也是这部影片想给予我们的力量——不再强加希望,更多的是共鸣与思索。

责任编辑:飘花电影网:chad总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