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娱乐场

飘花电影网

2017-08-05 00:00

字体:标准
看着《河神》的剧,才去看《河神》的书,书都脱销了,等了10来天才收到货。

      天下霸唱构造了一个河神的天津,而这部网剧就像是在天下霸唱的世界里上演的另一个故事。书中的小河神性格与剧中老河神更为相似,更为稳重、谨慎,不似剧中顽痞。书就像剧中老河神年轻时的故事,而剧就像书中小河神儿子的故事。

    丁卯也从一个伍河捞尸队的小青年,郭得友的小跟班,变成了剧中的富二代。
     增加了小神婆、老神婆、王美仁、肖兰兰、肖三爷、黄家、盗墓小队等角色。
    鱼四和吴老显的好坏立场,完全做了一个颠倒。鱼四在原著中就是一个小混混,剧中则是忠心耿耿、战斗力十足;原著中的吴老显,英明神武的捕头一个,剧中就成了一个背黑锅,被利用的角色。
     《河神》的改动远比《黄皮子坟》大,可是《河神》大受欢迎,《黄皮子坟》却成了鸡肋。

     《河神》 这样的整容还是“忠于原著”吗?我说不好,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编剧在改编时是精读、深读了原著之后才开始架构故事的。

      结合改得人神共愤的阮经天版《鬼吹灯之黄皮子坟》,做点个人的小小总结。

     第一点,探险类的作品,主要人物的战斗力不能变
     主要人物在两部书中都是带着英雄色彩的。心善、热情、战斗强,是他们的共性。
    《河神》,小河神无论在书中还是剧中,总体能力强,特长是他水性好,性格是见不得人间有不平之事。虽然书中稳重一点,剧中顽痞了一些,大家不会觉得突兀难受。

      两部算是被认可的《鬼吹灯》影视剧,陈坤的《寻龙诀》胡八一痞气重一点,靳东《精绝古城》胡八一就稳重了许多。两部成功的《鹿鼎记》,陈小春的《鹿鼎记》,故事情节更加符合原著,扮猪吃老虎,实际人精一个,却装得傻气;张卫健的《小宝与康熙》,这个韦小宝就时刻透着点灵气,可爱。这样的人物塑造,才是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丁卯,虽然从贫困阶级改成了富二代,但是他的功能没有变,是小河神的助攻,不拖后腿。而且书中丁卯虽然出场次数多,但是人物光芒较弱,特征不明显,所以即使电视中将这个人物做了改动并且加以突出(虽然张铭恩没啥圈粉),观众不会产生排斥。
      
     《黄皮子坟》
      胡八一的人设和郭得友相似,平民,但是能力强,有特长,性格也是见不得人家过得可怜。
     剧中胡八一基本人设没有动,但是能力被削弱了太多。胡八一,干的是下墓倒斗的活计,除了过硬的风水术、不错的拳脚,还必须是一个非常谨慎小心的人。这里三点是构成了胡八一的战斗力。前面两点是书中重点渲染的,后一点是潜藏在胡八一的言行举止中的。书中的胡八一很少遇到意外。这可不仅仅是主角光环。借用《圆桌派》马未都形容他爸爸的一段话“为什么有文化的兵通常活到最后,因为他做事之前会先看一看,想一想”。显然阮经天版的胡八一做事不太谨慎。在胡八一一口气灌下掺了黄鼠狼尿的那一刻,胡八一人设崩塌。一不符合胡八一有好事别人先,自己后的性格,怎么会有水自己先冲上去喝上一通呢。二不符合他凡事三思而后行的性格。
      个人觉得阮经天在剧中的个人表演还是可以的,只是武术动作与剧情等没有帮他设计好,整个人物的能力没有被很好地展现出来。

      王胖子这个角色,和丁卯不同,他在书中个性鲜明,特长就是一身蛮力,但不是没脑子,还能给胡八一一些参考意见。只是比起胡八一少了点谨慎。王胖子是有自己的粉丝哒,对这个人物的改动,要和对胡八一的塑造一样小心,不可以大动刀。
      阮版《黄皮子坟》里的胖子,一身肉也没了,一身力气也没了,脑子也没有多少了。没啥好说的了。
     
     第二点,增加的人物是要锦上添花的,帮助把故事讲明白,而不稀释主角。
     有句话说,主角是串起整个故事的,配角是圈粉的。《河神》真的做到了。个人觉得,增加的配角是要帮助主角把故事讲全面,不能拖后腿。然后有突出的个人性格特点,有特点才会引起观众的喜爱。他可以有缺陷,但是这些缺陷要在“人之常情”范围内,这样才会被观众谅解甚至是喜欢。

      《河神》可以说增加了很多角色,这些角色都成功为剧本添色了。
     小神婆这个角色,不是单纯来和小河神谈恋爱的。她的原型应该是书中的李大愣,一个假和尚,经常混去做法事,拿一份犒劳,而且有着过人的力气、体能。这个角色在书中,是要帮小河神开山破路的。河神也是一个三人行的组合,郭得友、丁卯、李大愣。小神婆之于小河神,就是胡八一的半个王胖子,力气担当。小神婆顾影的确做到了她该有的功能,关键时刻出来,帮她的郭二哥打打坏人,顺便谈了一场恋爱。这样简单爱着男主,不惹事的贤内助女主,相当讨人喜欢。

     肖兰兰这个角色,女二号,属于学识担当。她的作用就是帮主角解决一些文化上的缺憾,查点资料,破译点密码,帮二货青年丁卯出谋划策。所以整部剧,她属于安静地存在,该需要她时才露个脸,基本没有额外的戏份。让人很舒服的存在。

     老神婆,也是在需要引出一些重要信息的时候出来露个脸。做到这一点,基本就不会让观者讨厌了,加之生动活泼的表演,让人眼前一亮,吸粉啦,再加上她对顾影那种爱,真的是母亲本身可以是个女混混,但是涉及到女儿的时候,就是一个可以不顾一切的母亲,这一点让观者感动,再度圈粉。

     老河神郭淳。同样在需要的时候出现,中间直接失踪好几集。他超然的处世态度,点烟辩冤的绝技,是他把小河神抚养教导成一个有才、有善心的人。从小河神的话语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收入微薄的老河神为了抚养这个身子骨弱的郭得友,付出了多少心血,慈父、严父集于一身,圈粉。

    肖三爷,其实在剧中他参与了很多大事,但同样的,他的每次出场都很低调,出场时间也很短,基本都是为了交代一些不能从郭得友这一派来交代的故事内情。把故事串起来之后,把他塑造成一个对肖兰兰默默关爱的兄长形象。有才有权又温柔的好哥哥,谁都想要来一打。那一出,他看见警察队长,送的是一篓螃蟹时,简单几句话,丝毫没有居高临下与鄙夷,化解了尴尬,可见他的人品与情商。比心。

    鱼四、铁牛。对于脸盲的我,如果不是两人装扮完全不同,还真的是傻傻分不清楚。他们是帮着小河神和丁卯处理杂事的,这让主角不会疲于奔波各个场景,拎不清主线。对男主和男二那种哥哥宠爱弟弟,又有仆对主的忠诚,讨喜。

    黄家彩门,是故事的一环,原著中也是没有哒。但是这个故事的插入,就好像是补充了书中少编辑进去的一个天津特色。不维和。不过这个故事的开场有点大了,后面退出时有点潦草,观众其实还希望黄家能再生点大事。就算黄二少再坏,他那种执拗发扬黄家门楣的心思,还是被很多人谅解的。当然他带点孩子气的外貌,帮了不少忙。

    王美仁,一个有故事的女同学,她不和女主争男主,就已经足够好了。她的故事,不知道最后几集会不会有交代。适时退出三角恋,又表现出进步女性的觉悟与无奈,感动了不少女观众吧。

    付队长,他的姓就是一个梗,明明只正级队长,偏偏姓付。一口天津口音的配音,逗乐无数观众。无为,贪功,还有点腐败。可是这个人做事其实不马虎,一生门和漕运文斗时,他其实就在旁边警车里待命,一有不对劲,他就冲出去了。越狱事件中,他真的带着人回去处理了,虽然作为搞笑担当,他只有5个虾兵蟹将。那一句“不要开枪,把这些混蛋打回监狱”,瞬间暴露了他的隐藏多年愤怒、职业操守,甚至是理想。他在里面的打斗与最后命中脑门的一枪,当真是有些实力的。感觉监狱要出大事,他第一反应是要让小河神和丁卯赶紧离开。为救小河神和丁卯,他与军队说话时带着一种出于本能的急切,尽量谦卑。那种谦卑和他拿着钱子贤的怀表去肖三爷那里邀功时的点头哈腰不同,那时是只有他和肖三爷两个人。他这一刻是深怕自己一句不恭敬惹怒了军老爷,而害了郭丁二人,他在那么多人面前,表现得谦卑。付队长,一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是只要伤害到他下属(郭丁二人也是),涉及他的职责范围,他绝对不含糊。这也是为什么,他手下看着弱爆只会阿谀奉承的虾摸海,晕大头,在关键时刻也是冲锋陷阵,而不是临阵逃脱的。说洋气了,付队长是一个雅痞队长。活脱脱地毛利小五郎啊。

       相较之下,《黄皮子坟》原著中画眉就是一个一笔带过的事儿,燕子倒是和胡八一,丁卯一起大战过人熊。剧中把他们捧成了女主和女二。倒不是因为他们戏多让观众受不了,而是他们的戏和下墓倒斗没关系。
       他们的存在对推动故事发展没有帮助,反而稀释了两个主角的能力。王胖子弱到会被吓晕,还得画眉和丁思甜顶上。燕子就是在一边搞不正当男女关系。燕子本该和胡八一 王胖子一起大战人熊的,该出现的场景没出现。
       杂货店的营业员也是,作用就是把敲山大爷也给引去内蒙了,就没啦。几次和王胖子调情的段子,太污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几个人没有什么特色,太平淡了。对剧情没作用、稀释了主角的能力,自身还没特色,当然嫌烦啦。
 
      第三,细节展示,只有熟读作品之后才会注意到的细节。这是让原著粉感动的地方。

      对原著不是非得一模一样地搬上荧幕。谁都知道,这样不加选择的复制,不是上策。原著粉,更加会被细节感动。
         
     李大愣给过小河神一包寺庙里的贡品点心,是一条条的。大家有没有发现,小河神去神婆家打听老河神的踪迹,小神婆顾影就喂了小河神一根点心,八成也是贡品。

      点烟辩冤。只看过剧的朋友其实很不能理解,点烟辩冤到底是什么,是一种特异功能吗?
其实不是的,书中也介绍,他们这些捞尸人,一代又一代和河里的尸体接触,他们可以从尸体的表征就能看出是溺水还是死后抛尸。死后抛尸,就是有冤。而且他们还会有一些土办法,可以验尸。相当于就是一个仵作。陷于本身的文化水平限制,他们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所以他们没办法给人解释为什么是这样。而且捞尸人其实社会地位比较低,一般人都不会去干捞尸这种晦气的事,人微言轻,他们说的话不会被人信,唯有装神秘一点,好像是神灵附体发现了事情真相。
      这些土办法要是交给大宋提刑官宋慈,就能说出个一二来了,就能汇集成一本《洗冤录·溺死篇》了。
      这一点剧中在开始阶段一直在强调,小河神还和丁卯打过一次赌。小河神一看婴儿的尸体,小孩子四肢健壮,说明母家条件富裕,丁卯不相信,觉得是经验主义。正是如此,老河神和小河神有的是经验,有些东西是刻在脑子里的,但是还不能上升到理论高度。
 
       点烟辩冤的时候,可不是蹲在一边抽上一竿子烟就好了,抽烟的功夫,其实他们还是对尸体做了检查。就像剧中,小河神其实查了薛媛媛的耳环。

       经验与逻辑推理能力是点烟辩冤的根本。烟,让小河神镇定下来,思维更加活跃。这不会是天下霸唱边抽烟边想出来的吧。当然剧中稍微神化了这一技能,但是根本的还是没有变,即丰富经验加上细心的观察,加上逻辑推演能力,才是点烟辩冤。

       再讲一个信马,剧中小河神曾经到黄家冒充信马打探消息。在原著中,捞尸收入太低,郭得友和丁卯有时候就是会去给办丧事的人家当信马,一个戴黑帽,一个戴红帽。一个负责迎宾和唱话,什么“某某送上帛金多少”,把宾客引去礼堂;一个在礼堂负责喊“跪,再跪”。看见小河神在剧中戴的红帽了吗?

       鸡鸣灯灭不摸金。这是剧中小河神去开孙老七坟的时候说的话,这可不是《河神》原著里的。看样子剧组为了改编时为了保留天下霸唱的味道,还去看了他的其他作品。
 
      连华青,书中的一个算得上大反派的人物,但不如剧中那么全能。剧中的连华青组织的魔古道都不仅是邪教组织,和漕运、一生门有点竞争对手意味了。
      但是再看完书之后,觉得由剧中的连华青来说书中的台词,正合适。书中有一段连华青被处决前的描写,一般犯人虽然恐惧处决,但是都会逞个英雄,唱段大戏,豪气万丈的架势。唯有这个连华青啊,是一脸虚弱苦楚,自认小时候没学好,干了伤天害理的事,但求能给他死前吃顿饱饭。可以想象康恩赫那中二的语气,游离的眼神,如蛇嘶鸣一样说出这段话,太合适不过了。
       
      第四点人物形象设计,出格不出戏,与入格不入戏
      天下霸唱讲的故事背景的确是《黄皮子坟》里展示的那个土得掉渣的年代,但是人物设计不能真设计成村姑啊。是入格了,可是不入戏啊,这盗墓的逼格就下降了,摸金校尉成了普通的盗墓贼。感觉《黄皮子坟》剧组自己没看书,只是有个人按照小学生的方式列了提纲:时代背景,涉及到的人物名称,性别,主要故事,主要描写段落。 然后就开始改编了。
      反倒《河神》里大胆的发型,出格不出戏。河神、捞尸队,经常下水,一头浓密的头发肯定不合适啦,光头也不合适,铁牛是简单版的半光头加马尾,小河神作为主角,发型稍微金贵点,梳了脏辫。我是挺喜欢的,有点嘻哈,有带点武侠里能人异士的感觉。小神婆,别看她发式夸张,人家就是神神叨叨的,而且你看她衣服的颜色,总是透着一股旧,毕竟小神婆也算劳苦大众的一员。老神婆的那个花饰,戴在她头上,是有点花头经了,可是单独看,不得不说配色很好看,绝对是一部好的插花作品。
     鱼四的眉毛和老神婆的眉毛,真的是神来之笔,面相奇特之人啊。
      
    除了外形要出格不出戏,还有就是口音。
    口音呢,是一桌菜里的副菜点心,要是全是那个味儿,就腻歪啦。
     胡八一作为主角,不管他来自哪里,最好还是纯正的普通话,听着舒服顺畅,偶尔蹦出一两句方言或者带着口音,会让人眼前一亮,但是全程都是那个味儿,就把人带出戏啦。
     《河神》就聪明多了,他的口音担当是交给了付队长和盗墓胖子,作为配角,一开口有口音,瞬间就把人逗乐了,还让人忍不住学上一两句,“要点紧呐”。
      巧妙运用口音的还有《鬼吹灯之精绝古城》里面的安力满大叔,“朋友嘛”,多深入人心。
      口音的一大功能就是给人物注入诙谐感,可以减少一些原本带有负面形象的人物的戾气,同时把人物塑造成“小人物”。
      一个主角,全程诙谐,这是要闹哪样啊。
     
      看着《河神》和《黄皮子坟》用了一样的套路,可估计就是一个从心里就是尊重、喜爱原著的,一个从心里就看不上网络小说的态度,让两部剧最终出来,有了天壤之别。
责任编辑:飘花电影网:chad总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